联盟史 第五百六十三章 战——源起:春眠

ag亚游网,  旧叙事中军事占主导作用,而新叙事中军事仅是其中一章。新的大战略叙事关乎中国的崛起及全球化的复杂效应——商品、/能源、人员、信息和资本的流动。中国崛起和全球化只是同一个硬币的正反两面。

  7时25分,火力打击向前推进,抢修分队派出军械、装甲等保障组前出检查战损情况并实施现场抢修。记者看到,官兵修复战损履带,“砰砰!”铁锤敲击10多次,钢钎才进入一半。原来,被实弹炸断的履带创伤和断茬是不规则的,这让平时练惯了修理“齐刷刷”断掉履带的官兵很不适应。全球分析揭示鲨鱼在大洋中的重要觅食区域  2016年中国彩电企业在全球的开疆拓土迎来实质性进展,自主出口和OEM、ODM加工输出都取得了历史性突破。未来我国彩电行业的规模仍将保持增长趋势。预计2017年全年中国彩电零售量规模将达5301万台,同比增长4.2%,零售额规模将达1640亿元,同比上升5.1%。

目录:网游之一梦百年| 作者:我又回来了呀| 类别:散文诗词

    “你怎么不说话?”

    “哦……我忘了,这里是梦境。”

    正当严云星想要睁开眼醒来时,梦中的阿玖却突然张口了,冷漠地语气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压抑。

    “你好啊,严盟主。”

    “哎……别提了,受了很重的伤,得休养个把月……”严云星像是拉家常一般絮絮叨叨个不停,忽得脑海中想起了过往之事,不知为何变得慌张起来。

    “该死!我怎么老忘了这是梦……我和你个死鬼有什么好聊,快让我醒了吧!”严云星不耐烦的说道。

    阿玖语气一变,怪笑道:“着什么急啊,再聊聊嘛。”

    “你又不是女的,聊个屁!”严云星说着便要睁开双眼,但任凭他如何努力,使尽了一切办法,却始终深陷梦中,无法逃脱。

    这种感觉很熟悉,医学上称之为“梦魇”,民间称之为“鬼压床”,还在严云星上高中时,压力过大,发生过一两次,但在修炼世界如此清晰的感觉梦魇降临,却是头一遭。

    事出反常必有妖!尤其是在奇星五行阵这个危险之地,更是如此,严云星感觉自己可能被人下套了。

    此时在梦境之外,秦王椅前,竟果真站着一个青年男子!随着四周火光逐渐向他靠拢,他机械一般的面容若隐若现,却是真实修炼世界中失踪于杀人迷宫的玖等!

    没错,严云星在梦中突然感觉慌张的原因,也是他选择性忽略了的一个事实,便是阿玖的结局,不是横死迷宫内,而是悄然失踪,也就是说有很大概率还活着!

    阿玖当然还活着,只不过……生不如死罢了。

    “嗒嗒嗒……”随着一阵缓慢地脚步声,阿玖身后浮现出四个人影,其中三人俱是青色的双眼,卷曲浓密的络腮胡,高挺的鼻梁,略显暗黄的皮肤,乃是正宗的西域人,正是易尸傀傀主波蓝和易尸傀的两位长老!最后一人却十分陌生,仅凭其发型来看,应是位试炼者。

    波蓝看着熟睡中的严云星,头也不回的问道:“其他人都处理好了?”

    “嗯。”其中一位长老应了一声,又颇为惋惜的低声道:“可惜了那么好的胚子。”

    “呵……”波蓝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那都是些什么货色,比得上眼前这个么?”

    “比他当然是比不上了……”那位长老谄笑着附和了一句,心里却道:“眼前这个也轮不到我们啊,我等辛辛苦苦随你闯阵,死了一位兄弟不说,如今你师徒吃肉,却连汤都不给我们喝……”

    另一位长老却没他这般心思,只是幸灾乐祸的笑道:“这严毒妖也真是倒霉,身为天下最擅使毒的五毒教教主,却中了他五毒教的毒,死回试炼世界不得活活气死,哈哈哈……”

    “这毒确实厉害,以后和那个人打交道时都小心着点!”波蓝提醒道。

    “还打什么交道,有了这两尊大神,足够我们称雄西辽了!”长老一脸得意之色,似乎面前睡着的这个人已成囊中之物。

    波蓝点了点头,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如释重负般长舒一口气,道:“四十四年前,你五毒教燕云飞设下陷阱,害我兄长、五大长老尽皆惨死于十三墓中,如今由你来做我的最强傀儡,用你们南宋的话说,这叫前世仇现世报,你也怨不得我,谁让你是五毒教教主呢?”

    波蓝说罢便闭目不语,那位年轻的试炼者似得密令,只一个狠厉地眼神,笔直端立的阿玖便挥出一掌,直扑严云星胸膛而去!

    “你敢!”梦中的严云星大喝一声,唬得那位试炼者愣了一下,阿玖同时呆了一呆,但也仅此而已,待试炼者反应过来严云星是在说梦话,也便继续操纵阿玖挥出了那一掌!

    “砰!”肉掌触及胸膛,一声沉闷地撞击,却依旧没能让严云星醒来,他的嘴角已然溢出了鲜血,浑身血纹暴动不已,仿佛要将血管撑裂!

    严云星眼皮下血色双眸极速转动,双眉拧成了一块铁疙瘩,断断续续地低声道:“你们……最好……别让我醒来……不然……”

    “还不死?”试炼者不待严云星的梦话说完,又操纵阿玖挥出双拳,这双拳两下夹击要打严云星的太阳穴,旨在一击必杀!

    “砰!”

    双拳同时击中严云星太阳双穴,这两拳乃是阿玖全力施展,本身附带了《嫁衣神功》的刚猛内力,就算是神仙也得命丧当场,何况凡人之躯的严云星?

    然而严云星不同于其他凡人的地方在于他本身并不可操控,他的意志有一半来自于自身,另一半来自于腥红鬼眼!

    阿玖的双拳是实打实的击中了严云星,但也就是在那一瞬间,他额头正中的第三只眼赫然睁开,整个眼球变成一片血红,并且还在源源不断地抽送着来自身体各处血纹的瞳力能量!在他衣衫之下,看不见的躯体表面,血纹以极快的速度蔓延,胸膛勾勒出一只巨型血眼的肉纹图形。就在易尸傀两位长老毫无防备之际,第三只眼宛如一座血色深渊,将二人灵魂尽皆卷入幻境之中!

    严云星的**是承受不住阿玖的双拳,但他另一半的意志却在他生命垂危之际迅速侵占了他的大脑以及全身,挽救了他一条性命,并成功突破至瞳术第四阶:瞳境!

    波蓝闭目、试炼者专心操纵阿玖,师徒二人皆没有看到血眼,因此逃过了一劫。而在血色幻境中的两位长老可就没那么好命了。

    严云星的瞳术幻境依旧是镇阳湖,只不过这一次的镇阳湖无边无际,血浪滔天,只有一座孤零零地湖心亭兀立血海中心,两位长老的灵魂在亭内张皇失措,战战兢兢。

    血浪翻滚中,一道血色人影隐约浮现,他赤身**,胸膛之肉纹巨眼尤其令人胆寒。

    “严毒妖!”两位长老异口同声惊喝一句,下一刻便被严云星的意念直接捻为血沫,混入血海之中,成为了血海的一部分。

    秦王殿内,两位长老骇然倒地,惊得波蓝俯探鼻息,早已气绝身亡。

    而严云星此时已魂归肉身,第三只眼幽然紧闭,恢复了正常意志。

    他的鬼眼之恶化,并非恶化为双重人格或双重意志,也非鬼眼夺舍,而是一杆意志的天平,其本身意志随着时间的流逝,血纹的增多渐渐倾向于鬼眼的意志,但此意志还是严云星本身,只不过变得愈加残忍嗜血,表现于人便是前后性情的巨大变化。

    所以严云星并不用担心被鬼眼夺舍,变成如萧至诚一般受鬼眼控制的傀儡,他只需担心他的主观意志会不会动摇,变成一个嗜血的屠夫。虽然结局看似一样可怖凄惨,但却有本质的区别。

    此时的严云星缓缓从椅子上坐起,脑海中隐约浮现某些功法记忆,不自觉的喃喃自语:“‘春眠晓梦’,第四毒种,无色无味无固态,凡中毒者将持续出现各种梦境,昏睡不醒,三个时辰方解。”

    春眠晓梦,如何能名列前茅?其它毒种要么吸食内力,要么无物不刷,要么使人性情大变,要么毒群所致无人生还,何独以使人昏睡便能高居第四?

    还在于一个“凡”字,“凡中毒者”足以显现春眠晓梦之威,任凭你金仙玉佛,只要中毒,少不了蒙头大睡。

    “你是我教哪堂弟子?好生大胆,竟敢背叛我教,施毒于我!”严云星盯着试炼者喝问一句,却又在腥红鬼眼的看破虚妄之下,察觉到了那位试炼者与阿玖之间的联系。只见阿玖全身血液已成血生花汁,由绝无丝线为筋牵引,后脖颈血肉中所贴儡符正是由那位试炼者操纵,显然他并非五毒教的那个叛徒。

    “嘿嘿……我可不是你教中人,我们只不过是借用了你教的手段,这叫毒人者,人恒毒之。”试炼者桀桀怪笑,侃侃而谈,没有丝毫畏惧慌张之色。

    严云星一时间也无法考虑究竟是谁有如此施毒手段,只是目光在阿玖与试炼者之间游荡,说道:“阿玖原来是被你做成了尸傀,怪不得不见了踪影,你ID是什么,我看你好生面熟。”

    试炼者又笑了笑,浓重地黑眼圈显示了他的疲惫,却又精神抖擞的朗声道:“吾乃西辽易尸傀傀主之大弟子冰霜千刃是也!”

    “冰霜千刃?”严云星皱眉思索,此人之ID不仅在论坛上出现过,还是“天下”西辽官网首页上的常客,应是西辽“六少傀”中排行第五的存在,倒是个角色。

    严云星知道了试炼者的身份,并暗暗记在心里,转头扫视了一圈,却见血滴、柳絮纷飞、长恨歌三人尽皆被割喉身亡,应是身中“春眠晓梦”于睡梦中被他几人杀死。

    “看来我也难逃一死了?”严云星扶着座椅笑问道。

    冰霜千刃咂了咂嘴,不可置否的点头道:“也不怕告诉你,我们接受的任务便是杀了你等全部,六引地爆阵、机关迷城都只是其中一环,最后活下来的人都得身中春眠晓梦,而你们的尸体便是我易尸傀得到的报酬,虽然来了几个上世代高手改变了结局,但能得到你的尸体也不算白来。”

    “你们就这么肯定能杀得了我?”严云星冷笑一声,眼神中充满了不屑与蔑视。

    “呵呵……行了,你就别逞强了。”冰霜千刃回之以更轻蔑的笑容,“你扶着身旁座椅,是怕我们看到你全身颤抖的窘境么?虽然我不知道你凭什么能抵挡了蕴含《嫁衣神功》如意之境的双拳,但玖等之前那一掌可是实打实的让你身受重伤,此时最不济也五脏移位,难以施展拳脚了吧?”

    “哼!”被戳穿心思的严云星奋力推开座椅,顽强地站直了身子,却突然狂喷一口鲜血,“扑通”一声单膝跪倒在地。

    冰霜千刃所言非虚,严云星受阿玖一掌,不仅是五脏移位,更惨的是心脉受损,再加上之前所负重伤,别说施展拳脚了,就连连贯的说话都成了一种奢望,勉力支撑只不过是为了吓退二人罢了。

    他的血纹再次躁动起来,血眼升腾出迷幻的血色雾气,十分吃力地说道:“想拿我……咳咳……做尸傀……你们可是……可是选错人了!”

    “哟……”冰霜千刃嗤笑一声,“那就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他说着便操控阿玖杀向了严云星,傀儡本就以肉身坚硬著称,更兼阿玖修炼《嫁衣神功》已成浑圆之体,黏土一般的肉身,刀枪难入,身负重伤的严云星哪是他的对手?

    不过严云星自有办法,虽然无力施展保命招式“神罚天雷”,但他还有一个绝招,专属于试炼者的招式,那就是完心于苏南之战大放异彩的卡牌——SS级英雄卡西门吹雪!

    一张深蓝色的卡牌早已出现于严云星掌中,紧接着他的身体迅速消失,变成了一位飘然于凡尘俗世的绝顶剑客西门吹雪!

    “不好!”冰霜千刃脸色大变,后悔不迭,只顾着与他说话,竟让他悄悄将卡牌拿到了手中,还是一个SS级大神!

    “师父快走!此人不是你我能敌!”冰霜千刃说着便飞也似得逃出了秦王殿,只留阿玖与之周旋,西门吹雪根本不理阿玖,任由他胡闯蛮撞,以极快的身形杀向逃走的波蓝,只一剑,一颗滚烫地头颅便掉落在地,波蓝瞬间身首异处!

    西门吹雪还待要追,转念一想:若追不到,时限尽时,不免受制于他,不如趁着变身时候闯出机关迷城,将易尸傀杀人之事告知于众人!

    这么想着他便飞速离去,然而他万万没想到赵无极之阴谋层出不穷、环环相扣,即使他有保命绝招,也终难逃制裁!

    当然,那时的他还并不知道即将身负“毒害武林同道”之罪名,只顾着施展全力闯出机关迷城。出城后,仰头望天,月明星稀,老鸦悲鸣,变身在一瞬间突然消失,本体仰面跌倒在地,直接昏迷了过去。
92岁的他创下历史纪录 年过九旬领导人还有谁? 老板跑路员工举报 P2P网贷行业为何这么乱? 90后小伙捐造血干细胞 跨洋拯救美国女患者 赵睿!21分!广东又一条大腿羡慕死多少人 呼和浩特引进8内援备战中甲 西班牙新帅重点改造后防 恒大从严管理处罚互殴二将:每人罚款20万元+三停 交通局开着套牌报废车执法 官方:已处理责任人 詹姆斯又被美媒评第一 说好的不是得分手呢 中国首条时速350公里高铁十周岁 多少政要打过卡 普京当众亲吻女粉丝自拍爆红网络 网友炸锅(图) 4月12日上市公司晚间公告速递 刚空袭完叙利亚就闹内讧?美英法内乱打破团结假象
体彩1968万得主受访:坚持十几年从没想中大奖 狂言君侃球:一代浪子,三十有六 男子12元机选揽体彩3143万:为娱乐中奖不重要 龙星战王泽锦3连胜?孟泰龄终结陈梓健2连胜 女子乘地铁拒安检强闯闸机 掌掴安检员感觉无所谓 英格兰主帅:哈特国家队生涯没结束 状态好再回归 蛰伏期接近尾声 债券交易员准备迎接风暴来袭 女子因算错小学数学题被丈夫骂笨 负气跳楼 歼20之父:未来战争模式就用我们装备按我的玩法准备 特朗普称开征钢铝关税的同时 对真朋友会展现弹性 机构谨慎乐观A股三领域或受关注 病根找到:这个美国人不存钱惹的祸中国不“背锅”
韩国中断军事分界线附近对朝扩音器广播 “植物熊猫”古旱莲如期盛开 树龄超400年(图) 高颜值高配置 雄安新区未来长这样 四部委下发最严竞赛禁令 能降高中奥赛热吗? 短视频生意经:变现靠广告 1个粉丝广告费2.5分钱 4月自然灾害致全国1471.9万人次受灾 26人死亡 美密西根州拍到神秘白雾 网友惊呼:天使降临(图) 前职业将棋手:将棋棋手收入高还是围棋棋手收入高 直升机坠落砸坏轿车 专家:直升机所属公司应赔偿 被对手膝盖击中腹部!70分先生伤退 伤情不乐观 北控外援首签曝光 哈萨克联赛射手王自由身来投 特朗普安倍直呼姓名秀恩爱 日媒:背后掺杂算计 蚂蚁金服将在重庆设立消费金融公司 正在申请牌照 ag亚游网